中国挖掘机网 - 挖掘机网上交易平台 !

商业资讯: 热点新闻 | 行业动态 | 行业分析 | 企业动态 | 海外动态 | 企业专访 | 数据分析 | 招标信息 | 技术交流 | 新品上市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热点新闻 > 18岁的他,能用挖掘机写毛笔字

18岁的他,能用挖掘机写毛笔字

信息来源:eovoo.com  时间:2012-11-26  浏览次数:325

    昨天,浙江省暨宁波市第三届职工科技周在宁波开幕。在位于宁波国际会展中心的主会场,来自全省各地的数千名蓝领精英秀出了各自的绝技绝活,让观众大饱眼福。记者在现场听到了3个故事,他们都是80后90后的蓝领达人。
    通讯员 江浩波 周洁 记者 王颖
    “没上成大学,日子还是很有盼头的!”
    18岁的他,能用挖掘机写毛笔字
    “好,再来一个!太厉害了!”国际会展中心2号馆门口,围满了人,传来阵阵喝彩声。
    记者挤进人群,发现主角是几只“大黄蜂”一样的大型挖掘机
    “请大家欣赏挖掘机写毛笔字。”主持人介绍道。
    只见一台黄色的挖掘机抬起了前面的挖斗,上面系着一支毛笔,随着挖斗的移动,毛笔蘸上了墨水后又被提到了白纸前落笔:一横、一竖、一撇、一捺……两三分钟左右,白纸上留下了8个漂亮的大字,一气呵成、笔力遒劲。
    “我没想到,大家这么喜欢看!”一个瘦弱的小伙子从挖掘机上跳了下来,因为腼腆,他还有些脸红。“用挖掘机写毛笔字,不是耍花腔,这是要功夫的。如果操作不连贯、力度没控制好,别说写字,就连画一笔也是歪歪扭扭的。”
    他叫饶小辉,18岁,可能是这次数千名比拼技艺的蓝领中最年轻的一个。观众的喝彩声让他“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厉害”。
    饶小辉年纪不大,可吃过不少苦。他出生在农村,初中毕业后,没考上高中。“那时觉得,考大学是唯一的出路。没上高中,没考大学,就没奔头了。我跟老乡去广东打工。”年纪小、没文化、没技术,饶小辉干着最苦最累的活,收入也特别低。“每个月1000元左右吧,很苦很苦。”
    “我想着,一定要给自己找个出路。没文凭,就要有技术,有了技术,到哪里都有人要。”去年,饶小辉拿着打工几年存下的所有积蓄,来培训学校报名学开挖掘机。凭着一股执拗劲,他也成了老师们公认的“最行的一个”。毕业后,他找到份新工作,每月能赚2000多元,比以前好很多了。
    “我想想还不够,光会开不稀奇,要会修才是真本事。”于是,他拿着新存下的工资,又报了维修课程。“还在做学徒,学出来后,工资5000块也是轻松的。”
    饶小辉和记者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没上成大学,日子还是很有盼头的!”他带着稚气的脸上,闪着自信的光芒。
    只见他启动了挖掘机,用挖斗轻巧地在一盆水里面舀起了满满一瓶水,移动挖斗到玻璃杯的上方,抬起挖斗,倾斜,水缓缓地流向玻璃杯……装满了一杯水,外面的地上几乎没有水渍。
    “这个操作法用我的名字命名!”
    25岁的他,让龙门吊司机培训时间缩短近半
    国际会展中心一号馆的一个展位前,几个小朋友围着一个小伙子。小朋友们手里拿着一个类似于游戏手柄的装置,通过这个,可以“遥控”前面的吊机。
    “这个叫龙门吊,在港口用它来搬集装箱。”被孩子们围着的小伙子叫杜春文,今年25岁。他介绍道,以前培养龙门吊司机,只能在实际的机子上操作,成本高、时间长,关键还危险。用这个法子,就能理论、模拟、实际操作相结合地培训了。
    “今年春节后开始应用,目前已经培训了100多个新司机。用这个方法,培训时间从过去的6个月,缩短到了三个月半。而且,能大大减少操作事故。”小杜说,自己自技校毕业后来到宁波港(601018,股吧),当时就想着,没上成大学,但当工人也要当出名堂来。
    “进公司,我就听说了胡耀华、竺士杰这些前辈。公司里有他们名字命名的操作法。他们都是我的榜样。我开了三四年的龙门吊,再转做培训。这套方法,是我摸索出来的,所以用我的名字命名。”
    说完,他就手把手地教5岁的小男孩萌萌开龙门吊。
    “这比玩具汽车过瘾多了,我以后也要开真的吊车!”萌萌向他爸爸强烈要求道。
    “以为女儿会学坏,没想到成了达人”
    20岁的她,让妈妈“很高兴,很自豪”
    在美容美发技能竞技的现场,一个40多岁的阿姨,引起了记者的注意。她拿着相机拍个不停,和其他人不同,她拍的不是模特,而是化妆师。
    “那是我女儿,你看,她化得多好,很有水平吧!”朱阿姨指着场内一个黑头发的小个子化妆师给记者看,“她从小就喜欢打扮洋娃娃,很有想法的。”
    朱阿姨说自己和女儿曾经爆发过“家庭大战”。“她中考成绩不好,只能上职高。我让她读会计,好找工作,也好找对象。结果,她天天闹着不感兴趣,还逃课,去跟人学化妆。我气啊,这不是学坏嘛!给别人化妆,能当饭吃?做这个,自己也会打扮得妖里妖气。我们吵了不知道多少次,最凶的一次,她离家出走,在外面晃了十多天。回来后,我也不和她吵了,她在外面,学化妆、学画指甲,我睁只眼闭只眼。”
    让朱阿姨意外的是,女儿没有学坏,也没有把自己打扮得“跟酒吧里跑出来一样”而是“蛮时髦,又不妖精样”。
    朱阿姨说,“做妈的心里也美滋滋,我还关注了她的微博,有粉丝还说她是化妆达人!以前,真是担心死了,怕她学坏。现在这样,我很高兴,很自豪。别看她表面光鲜,实际苦的。我翻过她抽屉,眉毛就画了好几本,一开始画得很粗糙,后来就好看了。我这次来她还不知道,我打算回去后,把这些照片洗出来给她,告诉她,我支持。她以前说想去北京学,我给出学费。”
    蒙眼微雕、彩石镶嵌、铜雕、沙画……现场技艺表演,精彩纷呈,大师们吸引着众多的目光和闪光灯。
    这3个年轻人离“蓝领大师”还有挺长一段距离,他们的故事也算不上惊天动地。为什么写他们?因为在这个萧瑟的冬日,他们的故事让我觉得温暖而又励志,他们身上闪耀着新时代工人的风采。
    和很多一心想找份“坐办公室、工作轻松、工资高”的同龄人比,他们是如此的质朴、可爱。他们的想法很实在,要让公司的人知道这个小伙子不错,要让父母少一些担心;他们的行动很踏实,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在顾客指甲上画一朵梅花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画了一天,一遍遍画一遍遍擦掉……
    年轻的他们,靠着坚持,靠着努力,已经成了各自领域的“达人”。祝福他们,更向他们学习.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挖掘机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